互联网+的时代 永远是
产品,流量,价值,信任,以及裂变!

创业者的自述:相似的经历让我理解茅侃侃 近期关于一位创业者离开的故事

1月25日早晨,80后创业代表人物茅侃侃自杀身亡的消息在朋友圈传开。从曾经与李想、戴志康、高燃并称“京城IT四少”,到离开人世,他的经历让人扼腕叹息。也引来了不少人,对创业深度思考。

尚贞涛就是其中一位,他与茅侃侃同年出生,同年创业,同样少年成名,之后又连连失意。

联系上尚贞涛,是因为他写了一个祭文“理解茅侃侃 敬重茅侃侃”,在访谈中,他从自己的经历出发,讲述了创业者光鲜表面背后的撕裂人生。

  相似的命运

1983年,尚贞涛跟茅侃侃同年出生,也差不多同年,2003年开始了创业,只不过一个在北京,一个在杭州。2006年,茅侃侃又一手创办Majoy,彼时成为公司CEO的茅侃侃时年23岁。23岁的尚贞涛的下沙网已经小有名气,并且成功盈利。

2007年,“浙江省大学生创业之星”的颁奖台上,尚贞涛从主持人手中接过奖项,少年得意,四面风光。当时移动互联网波澜未起,世界还是PC的天下,他创办的县区级综合信息平台“下沙网”势头迅猛,年利润可观,隐隐超过同台的项目。

与他同台领奖的还有陈伟星、孙海涛和方毅。此时的茅侃侃有“京城IT四少”的名头,而尚贞涛也有了“杭城大创四大金刚”之称。

后来陈伟星创办快的,拉来阿里助阵,与滴滴同台竞争,之后又一手创办泛城资本。孙海涛的51信用卡估值现已超10亿美元,成为行业独角兽。方毅带着个推奔赴IPO,估值百亿元人民币。

而在陈伟星等人志得意满的2016和2017,与尚贞涛纠缠至深的关键词是“卖房”、“负债”、“挖角”。这些关键词,用在2016到2017年的茅侃侃身上又何尝不是?何其相似。而现在尚贞涛走出了困境,茅侃侃却离开了人世。

 

“你是否曾希望年轻时不要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功”,记者问道。

尚贞涛没有任何犹豫地答道,“大器必晚成”。潜台词是太早获得的成功或许并不稳固,年轻时吃些苦头,晚来才能成大器。

  如果当时的棒棒糖能小一点,多好

尚贞涛觉得自己是懂茅侃侃的,至少在某些人生选择上是。

他们因机缘巧合相识,境况又相近:成名得早,又同样经历过事业的猝然崩塌。茅去世后,他写文道——

“少年成名,偶像包袱难丢,很爱惜自己的羽毛,内心是很难承认失败的。总想做得更好更完美,所以骨子里面有着一股异常的坚定。我经常提的一句话就是‘对自己要狠,对别人要善’,我想茅侃侃也是,于是几乎所有压力都是自己扛着。”

回顾自己的历程,尚贞涛并没有刻意去美化。他承认自己在10年前抓到了一手好牌,也承认被后来者远远抛在身后。

“我第一次创业就拿到了能吃十年的棒棒糖,而当时的陈伟星,方毅,孙海涛等项目还没有盈利”,他道,太早成功让人产生路径依赖,以致于把某些运气当成了必然,看不到更多的机会,陷入了惯性思维的陷阱,直到有一个很大的冲击,那就是身边一个个同时起步的人,都超越自己的时候。

下沙网成功之后,团队迅速将业务扩展到了全新的领域,同样在2007年,他们创办了“交友俱乐部”,重组了“浙龙广告”,还办了“下沙杂志”,前前后后开拓了6个项目事业部。这导致团队的精力分散,六个项目中有三个面临亏损。

尽管后来团队调整重心,重新将发展重点落在下沙网上,并将下沙网的模式复制到其他区县。“但我们严重低估了移动互联网的速度”,尚贞涛回忆道,下沙网错过了最佳复制期。它仍然活着,仍然在盈利,但其规模扩张只能戛然而止。

这段经历让尚贞涛感受到,猝然而来的成功,需要被警惕。

  但当时那个关口,我不能没有这口糖

但反过来,如果第一次尝试就宣告失败,或许也就不会有“创业者”尚贞涛了。

时至今日,他也很愿意将自己的故事分享给刚迈上创业路的年轻人。每周,尚贞涛都会参与1-2场演讲,带着他标志性的微笑。10年来,讲了600多场,听众达到10万多人。

被提及最多的或许是其少年经历,带着42元去上大学,怀揣280元创了个业。

1983年12月,湖北广水的一个农村里,尚贞涛呱呱坠地。当地家家户户都没有电,他回忆起童年的夜晚,印象最深刻的是煤油灯。

他出生后不久,父亲被确诊为癌症,幸运的是经过多方诊疗和医治后,父亲的病被治愈。医疗费让这个家庭的境况雪上加霜,尚贞涛从小就得上山挖蜈蚣、找药材,补贴家用。

高考后,一纸大学录取通知书寄送到家,全家人又喜又忧。喜自不必说,忧则忧在高昂学费从何而来。尚贞涛咬咬牙,决定申请国家贷款来解决书本费,生活费则自己打工来凑。从湖北到浙江,辗转踏入浙江理工大学校门时,他口袋里仅有42元钱,那时是2001年。

及至创业时,尚贞涛的钱仍然是紧巴巴的,一直不凑手。2003年暑假,他偶然发现一个商机,下沙缺乏一个综合信息载体,当时他只有280元。

穷而生勇,他想,拼了!

他创办的下沙网经历了一些波折后逐渐走向成功,当同届的同学为找工作而焦虑的时候,尚贞涛已经把招聘桌搬上了母校的招聘会场。等到毕业一年左右,尚贞涛自述,“已经可以买房买车了。”

这里又蕴藏着他的第二条人生经验,生于忧患,这句话古人说了很多次,但只有亲生经历才知道它有多精辟。但他也坦言,当时如果彻底失败,或许会丧失从头再来的资本。

  时也,势也?

近乎与茅侃侃同时,尚贞涛陷入资产困境。

下沙网仍在持续运营,但天花板清晰可见,尚贞涛转向移动互联网寻求机会。他选择的切入点仍然是区县,在设想中,产品用爬虫抓取本地微信公众号,生成“本地头条”,并推送给某一特定区域内的居民,降低他们的信息获取难度。

尚贞涛觉得这一模式大有可为,于是“梦虎”公司成立了,它提供的是本地生活内容入口,梦虎则是门户的谐音。

当我们现在来复盘这门生意,会发现赛道内的其他玩家都没有采用类似“梦虎”的方式来提供信息。抓取微信公众号再输送给本地居民,这样的方式真的是高效的么?

但实际上,我们不难找到梦虎的替代品。饮食类有大众点评,活动类有豆瓣小组。梦虎还提供“兴趣交友社区”,纯线上的交流论坛是前仆后继,天涯、知乎,不管聊八卦还是聊知识,都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小伙伴。而“见面”这一需求,从微信摇一摇、到陌陌、探探,都可通过定位转向线下,服务的主要是男女交友场景。

发现了吗?所有这些我们更熟悉的产品,都是不以“本地”、“区县”为主打卖点的,它们做的是全国性的生意,但又能基于LBS做出基于定位的就近推荐。

在尚贞涛眼中,梦虎的方向大有可为,但因发展速度过缓、竞争对手挤压而后继无力。2016年夏末,梦虎网络遭遇危机。

员工被竞争对手挖走,发不出工资。“在老婆生孩子前的2个小时,我还约了投资人”,尚贞涛说道,“事后,我赶紧抽身离开,直奔产房,到后我大姐狂怒质问:有什么比生孩子还重要?我说:70多张吃饭的嘴。”

后来尚贞涛想通了,自陈“因少年成名很难承认失败”的他选择停止梦虎这一项目,慢慢还清了欠债,重整旗鼓,将现有资源整合后再度出发。

同样是少年成名的茅侃侃,在玩家电竞增长乏力时,始终没有放弃尝试新方向。他放弃原有的电竞转播生意,从头开始做游戏内容研发,跳入被腾讯、网易瓜分的红海市场。之后又一度想要与同道大叔一起引入女团生意。


他们都在抉择关口牢牢坚持着自己的信念,于尚贞涛,是当时让他一飞冲天的区县门户;于茅侃侃,则是求新求变,不停尝试新方向。

我们难以用胜者逻辑来简单评判,毕竟在创业路上,谁也不知道哪个路口通往成功。只有试了才知道,而这又是一个魔咒。

整合好原有资源的尚贞涛重新上路了,新项目与区县门户再无关系,他选择了养老产业。末尾,他再度叹道,“大器必晚成”。或许十年后回头,这句话又是对他的注解了。

  【版权声明】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本站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452491293@qq.com 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更多商务合作:

宠物电商 | 网站建设  |  网店装修  | 网络推广 |  关键字优化  |  关键字竞价

联系QQ: 452491293 (岛主)

微信号:   anguseleven(岛主)

学习交流网址:http://www.daoshi-net.com

公司项目展示:http://www.daoshi-web.com

 

 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岛识 » 创业者的自述:相似的经历让我理解茅侃侃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天行健,自强不息 。地势坤,厚德载物!